丰台区 涿州市 金门县 全州县 阿拉尔市 泰和县 东莞市 鸡泽县 广丰县 天柱县 扎赉特旗 永康市 开封县 山东 竹山县 松溪县
淮北市 江孜县 曲阳县 高台县 庄浪县 米脂县 陆良县 盐边县 佛坪县 株洲市 海阳市 大名县 阿坝县 平江县 奉贤区 遵义县 南阳市 宣武区 石城县 昭通市 怀仁县 湖口县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深度观察 >> 正文
大爱无言——走近无声世界的“翻译官”
来源:武进网采编 作者:范玉贤 日期:2017-04-21 09:44:42  报料热线:86598222

,奥援有灵接踵比肩孔雀舞

地衣沟满濠平萍踪浪迹

  “两只手朝上摊开,像是一本书;两只手做出屋顶的形状,表示房子或地点,‘书+屋顶’表示读书的地方,那就是学校。”武进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梅建青向记者举了一个简单的手语例子。任何一所普通学校都能听到学生们的朗朗书声和欢声笑语,然而,在武进特殊教育学校,却存在这样“无声”的课堂,这里的老师,几乎每天都要和聋哑人进行“无声”的交流。

  

聋哑学生表演音诗画节目蔷薇花儿开_副本.jpg

  聋哑学生表演音诗画节目《蔷薇花儿开》

 

  手语老师:师生间由陌生到默契花了5年时间

  薛建方是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招收的第一届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武进特殊教育学校,从此便开始了与聋哑学生打交道的历程。没有声音的课堂,对常人来说难以想象,但薛建方一干就是30年,支撑他的正是对于聋哑人的爱心、耐心和信心。

  初登讲台,面对十几位聋哑学生,薛建方的心头就被挫败感占据。他说:“手语和健全人的语法有很大差距,比如我们说“我吃饭”,而他们比划的手势却是“我饭吃”,还有一词多义,比如“等”,一个是“等候”的意思,另一个表示列举未尽,比划的手势也不一样。”很多学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手语教育,这给师生间的上课和平时的互动交流带来很大难度。

  此外,手语的局限性导致聋哑人写出的文章往往很不连贯,语法错误多,颠三倒四。薛建方说:“经过训练之后,也只有十分之一的聋哑人的文章才能被健全人看懂。他们形象思维强,抽象思维弱一些,只能问些十分浅显的问题。有时候一个知识点讲了三五遍,问学生懂了没有?他们都点点头,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明白。”

  交流上的不顺一度让薛建方陷入沮丧,但是却没有让他放弃。他说:“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理解,只好使用声光电、实物展示和多媒体等手段,通过直观、形象的手法让无声的课堂变得更加生动有趣。”只要有时间,他就和聋哑学生谈心聊天,仔细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从而读懂孩子的语言,包括身体语言。“积累多了,我们就能从中洞察这些孩子的近期需求与内心世界,渐渐地从陌生变得默契。”从刚开始的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到顺畅地用手语和他们交流,这足足耗费了薛建方5年的功夫。

  此外,他还经常主动去了解孩子的家庭情况。曾经有一名常州白云新村病休的聋生黄开开,因为生病暂时不能回到学校念书。薛建方和其他几位老师在寒假期间驱车30多里,几经周折找到黄开开家,将慰问品和慰问金递到黄爸爸手中。黄爸爸说:“开开生病治疗了近一年,医药费花去了近两万,目前生活陷入了困境”,说到这里,他的眼睛湿润了。“不要着急,我们会帮助你们共渡难关”。薛建方安慰道。临走时,黄开开用手语比划说:“谢谢老师的关心,谢谢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有你们,我感到很幸福!”

 

  手语志愿服务队:为普通人和聋哑人架起沟通桥梁

  2009年9月,“大爱无言”手语翻译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8年来,全区各大活动都能看到这支志愿者服务队的身影,他们协助区公安局侦查、协助检察院和法院审理聋哑人犯罪案件,为区残联、区妇联的各种重大活动和区残疾人运动会提供手语翻译服务,受到了用人单位的欢迎和好评。

  特殊教育学校的汤群老师向记者讲述了手语翻译志愿者服务队的成立缘由:“特殊学校是一个特殊的大家庭,在校学生均为聋哑学生和智障学生,这些孩子因为有了残疾,听不到美妙的声音,说不出丰富的语言;这些孩子因为有了残疾,有的生活不能自理,走路、吃饭都需要帮助。长期以来,学校长期得到了各级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关注和厚爱,孩子们倍感温暖。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爱心人士也反映遇到一些聋哑人难以沟通等情况,需要手语老师的帮助。”她和一群会手语的老师商量后,觉得可以成立手语志愿服务队,用专业优势来义务回馈社会的关爱和支持。

  梅建青说:“手语志愿者服务队一共14名成员,承诺24小时内为有需要的单位和人群进行服务。”多年来,每当有手语翻译需要,他总是义不容辞冲到第一线。他说:“公安局审讯聋哑嫌疑人,由于现在存在24小时的审讯时限,因此加班加点、连夜作战是常有的事情,熬了一夜后,尽管身体有些吃不消,但第二天还要直接去上班。”

  史文军老师毕业于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拥有28年与聋哑人打交道的经验。2014年1月,史文军接到“手语翻译任务”,赶到湖塘中心派出所,案犯是宿迁的一名聋哑人。此人没上过学,跟随母亲改嫁后受到继父的冷眼,后来慢慢走上了偷盗的歪路。史文军介绍:“手语有通用手语和地方手语之分。那人比划的手势是‘土手语’,非常快,很难理解,只能通过他的动作、表情和眼神去揣测和意会。”由于语言障碍,那次审讯从傍晚5点一直持续到凌晨1点。两年过后,该聋哑人因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谁知没过多久,积习难改的他“二进宫”。

  史文军感到非常痛心,他认为,除了物质上的关怀,自己更加需要心理辅导和咨询,及时发现问题,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进行干预。他表示,近年来,经济欠发达地区聋哑人犯罪问题屡见不鲜,一方面是有少部分聋哑人对自身认识出现了偏差,认为自己是聋哑人,享受政策优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养成了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恶习;另一方面是在这些欠发达地区,聋哑人生活得不到保障,早早就辍学,缺乏有效的安置措施。他建议政府提供教育、就业一条龙,类似于“产学研”结合,在为聋哑人提供义务教育的同时,落实好就业安置,同时引导创业,让聋哑人自食其力,自立自强。

 

  当起了聋哑人的“媒人”和“调解员”

  特殊学校的老师除了是资深的手语翻译外,还“兼职”当起了“媒人”和“调解员”。薛建方说:“如果男女双方都是听障人士,比较容易抛弃偏见,敞开心扉,真正走到一起。”

  史文军在2015年就撮合了一对聋哑青年罗捷和詹奇,他们两人都是他的学生。当时,双方的父母分别找到史文军,希望为自己的儿女找到另一半。史文军想:“这两个人都是我的学生,父母又几乎同时找到我,不如把他们撮合到一起。”

  然而,相似的背景却没有让他们顺顺利利地恋爱。史文军说:“我们的社会,要克服对残疾人的偏见。有时候,两个残疾人谈恋爱,自己能接受,但其身边的父母、亲戚、朋友却表现出不理解,在家庭条件、教育层次、交流障碍等各方面的压力下,双方最终会分手,这种情况让人感到十分遗憾。”期间,史文军多次跑去调解,费劲了唇舌,终于做通了双方父母的思想工作,帮助打开心结,现在两位年轻人不仅喜结连理,还生下了可爱的女儿。

  吴雯毕业于武进特殊教育学校,男朋友也是聋哑人,2015年5月,双方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父母找到校方说:“婚礼现场需要证婚人,还有手语翻译。”薛建方很爽快地说:“这个好办!”当即,他就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策划活动,几经辗转联络到吴雯曾经的同学和校友,一起排练了手语舞蹈“感恩的心”,为这场婚礼的举办付出了很多心血。在婚礼现场,梅建青当证婚人,其他老师忙着做手语翻译,现场指挥,安排宾客,在司仪、新郎、新娘、宾客之间来回穿梭,忙得团团转。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音乐声响起,参与舞蹈的成员紧跟节奏,“心灵交汇,手语传情”,整齐、优美的“舞步”将舞蹈动作与手语动作巧妙结合,真情的演绎感动了在场的亲朋好友,双方父母更是热泪盈眶。薛建方说:“像这样的义务帮忙、友情支持的例子还有很多。虽然学生们毕业了,但如果需要支持和帮助,我们肯定义不容辞。”

  实习记者 范玉贤

 

大爱无言——走近无声世界的“翻译官”

责编: lvdandan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 商业服务 |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